服务项目
SERVICE PROJECT
联系我们

上海创成法律咨询

咨询热线:13671831117(微信同号)
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3088弄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上海讨债公司2019年9月3日国庆节临近在上海怎么找到好的上海讨债公司
作者:上海讨债公司 来源:http://www.szjilong.cn 所属分类:行业新闻 访问统计:123

 上海讨债公司【24小时;13917271378】2019年9月3日国庆节临近在上海怎么找到好的上海讨债公司,详情查询http://www.szjilong.cn高速路上截停债务人并打砸车辆、非法拘禁债务人1个多月、迫使债务单位提前关门过年……2019年9月3日上海警方成功打掉一个专门从事暴力讨债活动的涉黑犯罪组织。该涉黑组织在上海相关区县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暴力手段非法讨债,严重影响社会安全稳定,社会危害性极大。

  2019年9月3日,上海浦东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王军等11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一案依法公开宣判。1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6个月至1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高速路上被“黑衣人”截停

  2019年9月,沪陕高速出口处,张先生驾驶的黑色奔驰轿车,准备通过收费站缴费。车刚停下不久,车两侧突然窜出4个年轻力壮的大汉。4人冲到张先生的车前,用手中所持的甩棍等器具,对着车子的挡风玻璃一阵猛砸,其中一人还用手掰断了雨刮。

  周围等待通过收费站的司机都被吓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车内的张先生更是不敢动弹,只能任由这群人打砸。最后,这伙人将轿车的挡风玻璃砸碎,打开车门后,将张先生架了出来,塞上另外一辆车。而张先生的轿车,则由参与打砸的其中一人开走。事发现场,许多目击者拨打了110报警,声称在高速路口发生了“绑架案”。

  在接到报案后,上海警方立即展开调查,调取沿途的监控,并掌握了这伙人的行踪。当天傍晚5点过,警方在浦东新区找到了“被绑架”的张先生。

  原来,2019年9月,做工程的张先生欠了同行开炼(化名)几万元,由于资金周转原因,一直未能还上这笔钱。将张先生带走的这群人,自称是某“上海讨债公司”的员工,他们实施的是“合法讨债”。一段时间以来,张先生被他们纠缠着,苦恼不已。

  2018年1月23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全面部署开展。暴力讨债正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打击的12类黑恶势力之一,这伙人是“顶风作案”。案发后,上海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对该案进行深挖彻查,一个以王军为首专门从事暴力讨债活动的涉黑犯罪组织逐渐浮出水面。

  “上海讨债公司”是怎么开始的;

  30岁的王军是安徽人,早年间在家乡生活,在家乡当地有一些朋友。王军做过小生意,也在别人手下工作过。他在安徽当地就曾是“讨债公司”的一员,熟知这一行的情况。2019年,王军准备回到上海发展,并先后认识了老乡杨某和秦某。

  三人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写字楼里成立上海万兴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打着企业咨询的幌子,实则进行暴力讨债违法活动。不过他们对外则宣称“专业讨债,合法讨债”,并且通过网络宣传、在外张贴宣传单等方式大肆招揽业务。在高速路上被砸车并遭带走的张先生,他的债权人得知他正在经营“上海讨债公司”,于是找到王军替其向张先生讨债。

  该涉黑组织在各个招聘网站上招揽业务员,要求男业务员身高在1.7米以上,高大体健,听从指挥。他们开出的月薪在6000元以上,许多人应聘。

  该涉黑组织层级结构明显,内设所谓的“法务部”“外勤部”“内勤部”等部门,其中“法务部”负责与债权人签订虚假债务转让合同、调查债务人相关信息、查找债务人位置等;“外勤部”负责召集笼络社会闲散人员,并安排手下人员在收债过程中控制、看守、跟踪债务人,防止债务人逃脱;“内勤部”负责团伙的财物管理、后勤保障等。该涉黑组织统一配备出勤车辆,统一购买棒球棍、甩棍、GPS跟踪器等作案工具,为手下人员统一定制黑色大衣、黑色中山装,以期对债务人形成心理威慑,同时对手下人员施行统一食宿管理,严防私自接单等情况发生。该涉黑组织主要以收取债权人服务佣金为主要违法所得来源,通过严格的财务制度,保障组织运作。

  据办案人员介绍,这家“上海讨债公司”在接到业务后,首先是使用非法手段获取债务人的个人信息,要么悄悄在债务人的私家车上安装GPS跟踪器,要么蹲点守候或使用欺骗手段将债务人诱出。随后,再以非法拘禁、骚扰等手段进行讨债。

  2019年里,以王军为首的上海讨债公司,在浦东、黄浦、青浦等地非法讨债获利100余万元。

  对债务人使用“软暴力”

  据介绍,王军涉黑组织与以往打掉的黑恶团伙不同,该涉黑组织以“软暴力”手段为主,插手他人正常经济纠纷,隐蔽性较强。

  办案人员以被王军涉黑组织骚扰纠缠时间最长的张先生为例,向记者介绍该组织是如何对债务人使用“软暴力”

  债权人债务人“两头吃”

  在本案中,不仅被骚扰的债务人是受害人,债权人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办案人员介绍,在签订“讨债合同”后,王军涉黑组织会向债权人收取5到10万元不等的前期费用,而且约定讨回来的欠债,公司要以本金的10%,利息的10%-15%进行提成,足见其“利润丰厚”。

  但该涉黑组织讨要回来的欠债,只有极小的一部分返还给了债权人,绝大部分都被私吞,扣留债务人的车辆和房产也被变卖。有的债权人在中途改变主意,王军涉黑组织则以各种借口推脱,或者和债权人算起了账:出车一趟XXXX元,去现场的员工劳务费,餐饮住宿费……可以说是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两头吃”。

  参加培训规避法律打击

  在办案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该涉黑组织成员规避法律意识较强。为了规避法律打击,该涉黑组织通过与债权人签订虚假的债权转让协议,借助虚假债权转让关系欺瞒司法机关,给受害人造成讨债公司的行为正当合法的假象。

  此外,为逃避打击,该涉黑组织还对成员进行定期“法律培训”,规避在收债中可能涉嫌的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相关罪名。在警方扣押的上海万兴公司“培训资料”中,就对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绑架罪、敲诈勒索罪等罪名构成要件进行了详细分析。

  庭审现场市民发表意见

  在昨日宣判现场,市民张先生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任何事都要合理合法,讨债也不例外。像王军团伙这些的‘上海讨债公司’,不但那些受到侵害的债务人深受其害,就连我们这样的普通市民也觉得触目惊心。这样的犯罪团伙,就应该出现一个,打击一个!”